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

Sherlor

首页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参商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开荒女仙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病美人师尊自救指南 大魔王娇养指南 杨柳细腰 微光 妾无良 神凰不为徒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 Sherlor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全文阅读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txt下载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Etude·Op.4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主动】

果然,踏上马车独自一人来拜访所谓最后的亲属,就是一个大写的错误!

哦,都怪咖啡馆那架胡桃木立式钢琴太诱人,她的手一刻都不想从黑白键上离开。这几日沉浸在回忆音乐演奏的幸福里,欧罗拉直接忘记要去“了解自己”。

直到她彻底恢复元气,一辆算得上漂亮的马车停靠在旅宿的小店门前。

原来,“我”来德累斯顿是投奔亲戚的。

原来,“我”的亲戚正好在这度假。

原来,“我”姓沃德辛斯卡。

……

沃德辛斯卡?!

浑浑噩噩地上了马车的欧罗拉,此刻的心情不亚于昨晚把老店主的立式钢琴弹崩时的无语陈杂——她不过应邀弹了首激昂点的《李斯特练习曲》而已,琴弦竟然就断了——虽然店主开导她钢琴放那做摆设太久,琴弦早就老化该更换,但她依旧被刺激得精神好一阵恍惚。

在十九世纪,李斯特总是代表着“钢琴杀手[1]”,无情地收割着琴弦的寿命。

那“沃德辛斯卡”这个词,则是代表着肖邦的冷漠,将她的灵魂冲击得飘来荡去。

历史上,肖邦曾有一次最接近婚姻的机会,他有过一个姓“沃德辛斯卡”的未婚妻。但最终婚约无疾而终,成了他的“莫雅-比耶达(Moja biéda)[2]”。

从此以后,这个男人就将婚姻从他的人生计划中彻底剔除。

根据作曲家留下来的细微痕迹,这段“灰色时刻[3]”过去后,他和这一家人彻彻底底断了联系——即使他们是波兰人[4]。

上帝是在恶作剧吗?

我是个“沃德辛斯卡”,那我还能期待和肖邦一起弹钢琴吗?

见鬼,就波兰人那个别扭的脾气加上小心眼,他连李斯特都怼过——我?别说求见他一面,我怕是挤进去他的沙龙,都会被他平静地微笑着“请”出去吧?

想想都觉得世界末日快要降临了呢。

等等,这个时间段,好像肖邦和沃德辛斯基一家关系的蜜月期已进入尾声?

噢,亲爱的夏洛琳,我再也不责备你关注音乐家们的花边消息是不务正业了,它们很有用……

比如现在,多亏你曾经在我耳边顺带提过——

我,似乎、马上、就要被我最爱的肖邦先生,扔进黑名单了!

还能有比这更糟糕的事儿吗?

欧罗拉紧咬着唇,额头轻撞着车窗玻璃,一幅快要哭出来的悲痛表情。

*

事实证明,乐极就会生悲。人一旦染上霉运,就会触动命运的多米诺骨牌。

永远都不要怀疑糟心事的底线——它大概不会被“最”修饰,但永远都能随时随地升级。

氛围太过怪异。

欧罗拉从踏进这间茶室起就觉得不大对劲:

放着舒服的小沙发不坐,沃德辛斯基伯爵夫人一见面就把她引向这张红木长桌。要知道,这两个地方在礼仪里,完全象征着谈话内容的不同走向——沙发是私人的,而长桌极为官方。

看到她头上没啥装饰,这位夫人便立即把自己头上的贵重珠花取下来给她戴上。虽然可以理解为长辈的喜爱,但太过直白和唐突。

长者变换不同的句式同情着她的悲苦遭遇,重复着她以后有人照顾云云。却在某些句子里,隐晦地透露着对她父母的贬低……

看着眼前笑容挑不出一丝违和,慈爱和母性发挥得恰到好处的伯爵夫人,欧罗拉只觉得寒毛直竖——这种过分的热情和弯绕的对话,以至于教人心生惊悚。

她更加紧张了。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加上先前音乐室里的插曲,欧罗拉本不会如此焦虑,但伯爵夫人和佩蒂特给她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此刻,欧罗拉分外想念在她恢复健康后就越发严肃古板的教导嬷嬷,指尖下意识碰了碰裙子右侧的隐藏口袋。

不知什么原因,佩蒂特没有陪着她出席这次会面,只是出行前将一个小东西塞给她,告诉一头雾水的少女凭感觉决定它的去留就好。

气压越来越低,总觉得有什么风暴正在酝酿。

本就不安的外来者更是连思维都被忐忑侵蚀。

神啊,我宁可去把《肖练》从头到尾弹上十遍,也不想坐在谈判桌上如此煎熬!

果然——

一张婚契书。

一句“欧罗拉,作为一个‘沃德辛斯卡’,你便要担起责任,定下一段婚姻。”

更糟糕的事,来了。

*

这是自穿越到十九世纪,少女面临的最大的危机。

从未想过,佩蒂特所说的投奔亲戚——哦,据说还是“她”自己要求的——竟然和订婚挂上了钩。

这家人不是“贵族”吗?属于贵族的风度呢?

欧罗拉完全听得出伯爵夫人的意思:想成为这一家的一份子,就要接受这婚约。

少女懵在桌前,脑中飞速地分析着时局。

婚约的对象绝对和她无关——投奔完全是临时起意,那……

欧罗拉想起方才在音乐室里解救曲谱时,某位女仆透露出的这家小女儿的名字。

“我听说,您有个叫‘玛利亚’的女儿……”

“玛利亚已经定过亲了!”

伯爵夫人高声快答,完全不似方才的沉着。

似乎意识到不妥,她立马微笑着补救,“我是说……亲爱的,我的大女儿已经结婚,玛利亚也刚许了人家。老实说,我和伯爵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但沃德辛斯基的行为,绝对不能落人口舌。”

这是要暗改约定条件?

和沃德辛斯卡小姐有婚约的那位先生,大概不知道他的未婚妻要被换了吧?

真惨!

“夫人,毕竟是早就定下婚姻关系……请您原谅,这份姻缘我应该无福消受?”

“噢,可爱的孩子,你完全不用担心。当时我们许诺的只是‘沃德辛斯卡’,并没有特指谁,所以一切合理。”

沉默。

伯爵夫人笑得一脸温和,全然不在意欧罗拉无声的抗拒。

“请你相信叔母,沃德辛斯基是你现在唯一的亲属了。我们都是为你好呢——这个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仪表堂堂才华横溢。他在巴黎也小有成就,完全适合作为夫婿。错过他真的太可惜啦。”

少女没有说话,长者很容易就猜透她的心思。

伯爵夫人一点也不急,甚至拿起茶杯呷了口,是时候以退为进了。

“当然,亲爱的,我们完全尊重你的意愿。但你要知道,女孩子这一生,婚姻是她最重要的事。”

“你将我们看做最后的依靠,鉴于我们流着部分共同的血液,叔母绝对不会害你。要不是玛利亚……我们真不会如此委屈你。”

“如果你真的不愿接受这份婚姻,也没关系,就请你小小地帮叔母一个忙:我了解那个孩子,他的心很好——你只需要签下婚书,到时候一定会是他提出取消婚约。”

“放心吧,等到他离开去往巴黎,我们就回华沙,叔母再给你找份你想要的、合适的姻缘。”

欧罗拉听出来了:这家子现在就只是需要一个工具人,合理规避掉他们的过失而已。

而她,没有谈判的筹码。

“Aurora”在写信给最后的亲戚时,是不是早就预见了投奔要拿出她仅有的价值做交换呢?

高烧的原因,或许和这种悲从中来有关吧。

“夫人,回、华沙?”

“当然,亲爱的,华沙才是我们的家。不回那我们去哪?”

少女瞪大双眼的样子愉悦到了长者。

伯爵夫人放下茶杯,继续漫不经心地敲打对方:“给你找一门合适的亲事就是对你最好的照顾,虽然一时想不起华沙还有哪些适婚的青年……但亲爱的,请相信叔母,叔母一定尽心给你挑选。”

还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呢?

欧罗拉彻底懂了:从她进到这间屋子起,她就变成了这家人联姻的砝码——唯一的区别就是,到底是今天卖掉她,还是再缓上一段日子。这一家的和谐美满,从未和她有关。

绝对不能回华沙!

一旦去了波兰,估计大概率再也出不了国境线,一生就是一只笼中鸟的写照。

更何况,肖邦直至死亡才把心脏运回祖国——留在波兰,想听大师的演奏才是真的痴人说梦。

这是一份拒绝不了的婚约。

尽管它几乎没有说服力和吸引力,但欧罗拉就是得签下它。她还必须保证这位素未谋面的“未婚夫”,至少在她名正言顺地脱离家族之前绝不悔婚——这是目前她作为“沃德辛斯卡”,能堂堂正正去巴黎的唯一机会。

她所有的梦想都在法兰西。

沃德辛斯基一家的目的几乎已经明摆在了桌面上。他们想要维护脸面,竟然有个免费送上门来的,他们便不会放弃。

玛利亚已经定亲,说的就是肖邦吧。

那她,是不是也算间接维护了那个人的爱情?

欧罗拉握住左手,闭上眼,缓缓地深呼吸。

心底的波澜逐渐回落、平息。

放弃某些东西吧。

这大概就是穿越后,重新拥有演奏钢琴的资格必须支付的代价。

被规则束缚,没关系。

那就创造条件冲破枷锁,重新拿到主动权。

欧罗拉睁开眼睛,她做好决断了。

“夫人,我想这份馈赠,是现在的我无法承受的——尽管,它是来自您,一份长辈对晚辈的‘善意’,但它实在太过‘贵重’了。”

取下发髻上那朵贝母珠花,欧罗拉平静地将它轻轻推送到伯爵夫人面前。

或许是心中有愧,某些词汇在沉默的交锋过后,似乎带上了双关的意味。伯爵夫人一想到它们或许是一种反讽,不禁微微有些脸热。

但为了她贴心的玛利亚——

为了小女儿光鲜无忧的未来,为了沃德辛斯基的延续……这位夫人硬下心来,极力维持着她的高傲。

伯爵夫人正欲开口,但欧罗拉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这样东西我可以签字——”

少女拖过那张婚契书,并不抬头。食指像是在钢琴上练习高抬指一样,不停地敲落在签名的空白处,也敲在桌对面那个人的心上。

伯爵夫人克制着内心的雀跃。但她也知道,这个孩子拖长着尾音,定然还有所求。

“要我贡献我的半生,叔母和叔父准备拿什么慰藉我呢?”

“你想得到些什么?说吧,亲爱的欧罗拉?”

话已至此,伯爵夫人眼前一亮,心中的愧疚一扫而光。

谁会为一场双方都满意的交易愧疚?这样最好,她甚至可以把“慰藉”的分量适当调高些。

“第一,我需要一份与之相匹配的嫁妆——放心吧,夫人,在我签完婚契之后,我的一切就和你们无关了。我保证,无论我过得如何,我都不会再是‘沃德辛斯卡’。”

伯爵夫人挑了挑眉,静待下文。

“第二,我想见他——”

欧罗拉抖开婚契,指着男方签字处的空白,分外坚决。

“婚约,我亲自和他谈下来!”

*

后花园,玫瑰馥郁的香气氤氲在空气里,时光仿若被永久地停留在盛夏。

欧罗拉蹑手蹑脚地踱步到一大丛繁茂的枝叶后,看到了那位坐在长椅上的青年。阳光停落在他的头顶,画出隐约的七彩光圈。

明明是极为养眼的画面,即使在视野里只描绘着一个背影,却被明快的色调倾诉着薄雾般的忧郁。

少女所有的心理建设形同虚设,逼婚的勇气瞬间烟消云散。

理性和感性,道德和自我,将她的心搅成一团乱麻。

随手拽过一枝玫瑰,索性把一切交给上天。

去,不去。

每一片坠落的红色花瓣,都是一阵心悸。

花朵从少女手中脱手。

可怜的玫瑰花缩水了一大圈,惊恐地弹回远处颤抖着。

太难了!

欧罗拉蹲下环住自己,在心里默声地大吼。

她纠结地抓了抓自己的发,实在受不住意念的拉扯,干脆拔腿冲向长椅上的青年。

“先生,请您嫁给——啊不,是‘请您做我的未婚夫’,可以吗?”

哦,真是糟糕,我怎么能这么开场!

欧罗拉涨红了脸,举着婚契书的手瞬间抖成筛子。

嫁什么嫁啊——

我怎么和人谈判的第一句话,就跟在钢琴上把肖邦的作品弹劈叉了一样?

见鬼,我该不会把这位先生吓到了吧!

※※※※※※※※※※※※※※※※※※※※

【注解·Op.4】

[1] 钢琴杀手:过去钢琴的琴弦因工艺限制,比现代的钢琴要脆很多。一旦钢琴琴弦被“过度使用”,就会断弦。

李斯特因其狂放炫目的钢琴技巧导致他很容易就让钢琴断弦报废,十九世纪很少有钢琴能招架住他倾情的演奏(某人最可怕的一次音乐演奏会,当场“杀死”了三架钢琴——主用琴和备用琴全被他弹断琴弦)。

因此,大众满怀敬意地送了他这样一个戏称。

[2] Moja biéda:音译“莫雅-比耶达”,肖邦题在关于沃德辛斯基一家的信件包封面的词组。(应该是)波兰语,大意是“我的忧愁(痛苦)”。现今只有外置的包纸保存下来,信件遗失。

[3] 灰色时刻:历史上,肖邦和玛利亚的订婚是隐秘的,伯爵夫人要求作曲家在一切未明确的时候对外界保密(但不知为何,巴黎音乐圈还是知道他订婚了)。因此,肖邦和伯爵夫人约定,在交谈中(尤其信件里)用“灰色时刻”指代他的婚约,直到被伯爵承认。

[4] 即使他们是波兰人:肖邦在人际上特别“偏心”,他甚至粗暴地将世上的人划分成两类——波兰人和其他人。他对待自己的同胞充满着耐心和善意,波兰人在他那具备很高的初始好感,他几乎不对波兰人冷漠相待。

喜欢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请大家收藏:(m.funnyba.com)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新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零陵飘香 病美人师尊自救指南 微光 灵使养成计划 男主不换人 完美情人 小阁老 欢想世界 恶毒姐姐重生了 参商 牙印 我的逃生直播馋哭全星际 觊觎你的美 我的师长冯天魁 最强小农民 师姐是个福气包 边关小厨娘 苍玄天 四次元口呆! 万种风情皆是你
经典收藏 师姐是个福气包 参商 边关小厨娘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神凰不为徒 玉楼春 大魔王娇养指南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外星福晋进化史 女大三千位列仙班 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前任和我一起重生 回到古代开食铺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病美人师尊自救指南 开荒女仙 妾无良 微光 偏爱 杨柳细腰
最近更新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病美人师尊自救指南 外星福晋进化史 妾无良 偏爱 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 撒娇庶女最好命 回到古代开食铺 师姐是个福气包 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 废太子生存指南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 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 边关小厨娘 开荒女仙 恶毒姐姐重生了 杨柳细腰 男配求你别黑化 大魔王娇养指南 参商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 Sherlor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txt下载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最新章节 - 和肖邦弹风谱月的日子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